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8318172
首頁 >多彩定西 >隴中文苑
“花兒”時節話“花兒”
來源:定西日報 作者:李自立 2019-06-17 09:01

從事過岷縣花兒研究和花兒搜集整理的人都有這樣一種感受,就是岷縣花兒的歌詞有些與中國古代詩詞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些從事花兒研究的泰斗和學者們對岷縣花兒的研究成果讓人感到中華民間藝術的寶庫博大精深,蘊藏著取之不竭的精神財富和文化感染力。“花兒”時節話“花兒”,現就岷縣花兒和古代詩詞的相似之處說開去。

漢樂府有這樣一首詩詞,題為《上邪》:“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首膾炙人口的詩句,經文人雅士采錄,收集在《唐詩宋詞鑒賞》中。無獨有偶,在岷縣“花兒”中,歌手傳唱的愛情花兒《若要我把你丟手》中唱到:“鐮刀要割細葉柳,若要我把你丟手,河里石頭往上走,房上獅子變成狗,切成轱轆做成斗。”

公元前112年,漢王朝在漢武帝時正式設立樂府,其任務是收集編纂各地民間音樂、整理改編與創作音樂、進行演唱及演奏等,后人統稱為漢樂府。漢樂府掌管的詩歌一部分是供執政者祭祀祖先神明使用的效廟歌辭,其性質與《詩經》中“頌”相同;另一部分則是采集民間流傳的無主名的俗樂,世稱之為樂府民歌。它是繼《詩經》之后,古代民歌的又一次大匯集,不同《詩經》的浪漫主義手法,《漢樂府》開創了詩歌現實主義新風。

漢樂府《上邪》與“洮岷花兒”《若要我把你丟手》一個是經古代音樂機關搜集民歌加工后的“陽春白雪”,一個是民間洮岷花兒傳唱的“下里巴人”,在表達對忠貞愛情義無反顧的追求時一樣執著。一個是山沒有了棱角,長江之水枯竭,冬天打雷,夏天飄雪,天和地合在一起,才能敢分開;一個則是河里的石頭逆著河水往上游走,農家房子上用以鎮邪的獅子變成了狗,才能和相愛的人分開。他們的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以自然界不可能發生的現象為前提,表達了彼此對愛情的無限忠貞,從而得以讓《上邪》在文人墨客中千百年來廣為吟誦,讓《若要我把你丟手》以口頭“花兒”的形式口口相傳千年。

作為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的《詩經》,是我國詩歌傳統的源頭。漢樂府民歌,承前啟后,兩者在我國古代詩歌藝術發展史上,猶如兩顆璀璨的明珠,彪炳千秋。漢樂府和《詩經》都是古代在民歌基礎上搜集整理出來的。這就讓我們聯想到了“洮岷花兒”,確和《詩經》漢樂府在表現手法上存在著許多相似之處。但是,漢樂府明顯繼承了《詩經》現實主義的優良傳統,廣闊而深刻地反映了漢代的社會現實。而“洮岷花兒”的對唱者,大多是大字不識的民間藝人,既不懂什么是修辭手法,又不知什么是對仗押韻,之所以流傳下來,全靠的是一代代花兒愛好者的口口相傳。

是花必有韻,無韻不成花。讀《詩經》和“洮岷花兒”你會發現,《詩經》和“洮岷花兒”用韻高度一致,大體有三種形式,一是句尾押韻與句中押韻,如“出了大門入了林,斧頭彎了角把(了),遠路的憐(兒),我把門口的田地荒下(了),務了遠山的莊稼(了),叫莊稼把我耽下(了)”后三句句尾押韻,而“二郎山下城角(哩),憐兒像一棵蘋果(哩),長得唏不靈落(哩),十里路上聞著(哩)。”則是句中“果”“落”押韻;二是一韻到底中間換韻與奇偶句相交押韻,如“撅頭挖了菜籽根,拉上沒將再的人,脾氣又投愛得很。”“人說岷州花兒窩,花比山里野花多,一天要唱一大坡,憐兒是我心上的花骨朵。”屬于一韻到底。而“琉璃瓦上曬花椒,早想和你打私交。花椒不曬籽兒不落,你不張口我難說。”頭兩句一個韻,后兩句另一個韻,屬于中間換韻;三是隔句押韻,如“野雀窩里靈芝草,石崖尖里草干(了),處處你的人才好,還說我的眼饞(了)”。這三種形式大多只有在《詩經》和“花兒”中見到,而且兩者經常用到“賦比興”的表現手法。從這一點我們可以推想,作為“古者天子命史采歌謠,以觀民風”的《詩經》,是在收錄楚地等眾多歌謠基礎上匯集而成的詩歌總集,它生長的土壤和“洮岷花兒”一樣,大部分都出自民間,只不過是《詩經》一部分經過搜集者加工潤色,一部分則是由士大夫直接寫成的,有著強烈的文化氣息,被孔子稱為“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而作為純粹草根民歌的“洮岷花兒”,沒有經過任何雕琢,保持著原生態的遠古氣息,無論在表現手法和押韻方面都和《詩經》有著相似之處,但可以肯定地說,二者在發展壯大過程中不存在任何交集,相互陌生。同時,也充分說明《詩經》和“洮岷花兒”都是來源于人民的生產生活實踐,同族同種同耕的勞作方式,使它們默契地創造了高度一致的表達方式和表現手法,異曲同工,不能不使人對中華民族博大精深具有相同感染力的文化感到自豪。

縱觀“洮岷花兒”的傳唱環境,“花兒”的產生肯定是在生產生活的實踐中慢慢誕生的,是一個長期積累發展的過程,以最能激發人本性的情愛“花兒”為主,細分還可分為相戀歌、婚誓歌、斷心歌、逃婚歌、斷情歌、分心歌、抗婚歌等。岷縣“花兒”與惠東“漁歌”、福建“采茶歌”、高原山歌、勞動號子、稻區“田歌”一樣,都是廣大人民群眾在社會生活實踐中,經過廣泛的口頭傳唱形式逐漸發展起來的,和人民生活緊密地聯系著的歌曲藝術。“洮岷花兒”也和其他民歌一樣,都有著悠久深厚的歷史傳統,復雜多樣的自然環境,博大精深的文化背景,眾多的民族和人口是造就民歌的最大原因,在勞作中唱上幾句,慰藉心靈,消磨時光,逐漸形成了地域特色,介于古體詩和現代詩之間,不拘泥于格式,只求能傳情達意,如是而已。

責任編輯:王文竟
熱點新聞
推薦視頻
關注我們
精彩圖片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定西日報社 主辦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120180007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8000672號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
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關注我們
2014FIFA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