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8318172
首頁 >多彩定西 >隴中文苑
清明杏花紅如昨
來源:定西日報 作者:趙懷俠 2019-04-22 08:42

把杏花與清明聯系在一起,這或許是因了唐代杜牧的那首《清明》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清明,作為二十四節氣之一,它本身蘊含的是一種春和景明,日暖花開的情境,更不用說這個節氣還有如火如荼的杏花相映襯了。但偏偏詩人卻用“斷魂”二字,把一個本應該燦爛無比的季節變得讓人愁腸百結。也許,“斷魂”才是清明這個特殊節日應有的元素吧。

二十歲以前,我基本上對杜牧這首《清明》詩所表現的意境無法理解,因為這樣一個春和景明,杏花盛開的季節,無論如何應該是心情愉快的,有什么好“斷魂”的呢?但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終于慢慢地有點認同杜牧的詩了,因為清明節畢竟是與上墳祭祖有關的。小時候,在每年清明節的前一天,我們都要跟著大人去給爺爺奶奶上墳。我們莊子里杏樹特別多,村前的路邊上就有一棵高大的老杏樹,年年清明前后開花。下午四點左右,我們一個家族老老少少一二十個人陸陸續續在村前老杏樹下聚齊,大人們用籃子提著紙火、紙錢、香表、供品,一個個都神情莊嚴而肅穆的樣子。我們幾個小孩子一路跟著湊熱鬧,心里卻惦記著大人們籃子里的那些供品。那時候我們上墳用的供品都是母親親手做的,基本上年年都是甜醅酒、韭菜餅、煮雞蛋、盤饃饃等幾樣東西。甜醅酒是清明必做的食品,母親于前幾天就算好時間,舂好麥仁淘洗幾遍,然后煮熟、拌曲、裝壇、密封,在熱炕上發酵幾天,等清明前一天揭開壇子,一股香甜的味道會立刻彌漫了整個屋子;韭菜餅也是清明必做的食品,清明前后園子里的韭菜剛露出地皮不到一寸,母親只能用鏟子挖開土,將地下的半截韭菜也鏟出來,這樣不僅鏟不了多少韭菜,而且還會把韭菜鏟死,所以清明的韭菜油餅在當時是最好吃但也最稀罕的美食了;雞蛋因為家里養著雞是現成的,只不過平常舍不得吃,上墳這天取幾個煮熟就是了。母親做這么多好吃的,但她不讓我們先吃,她說等爺爺奶奶吃罷了我們才可以吃。那時我對爺爺奶奶的印象不深,平時根本不會記起他們,只是到墳上給他們燒紙、磕頭的時候,我才會想起爺爺某一次給我一塊糖果或奶奶某一次背我走親戚的片段。于是,只有在上墳時我才會對爺爺奶奶略微產生了幾許懷念之情。不過等到上墳結束,大人們將祭奠過的雞蛋、韭菜餅和甜醅酒分給我們吃的時候,少不更事的我剛剛對爺爺奶奶的那份可憐的懷念,早已被這些美味給徹底顛覆了。

長大以后,我對清明有了一種莫名的向往,當然這種向往不再是因為那些美味的供品了。當時我的感覺是,在這樣一個春風和煦,杏花盛開的季節,一路踩著青青的草芽去上墳祭祖,是很詩意的一件事。盡管后來對爺爺奶奶的懷念之情比小時候增多了,但那點懷念的主色調還是詩意的,與“斷魂”是毫不搭界的。再后來,我們上墳的隊伍中老一輩的面孔越來越少了,輪到每年清明前夕大哥帶我們去上墳了。依舊是家族中十幾個人在村前老杏樹下聚齊,所不同的是在年復一年上墳的隊伍中,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慢慢變老,孫輩們在慢慢增多并長大。好在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我們上墳所帶的供品也比以前豐盛了許多:好酒、好菜、鹵肉、牛羊肉、面點、鮮果等等,凡是能想到的我們都從城里買上帶回去。我想,爺爺奶奶和父母親生前苦了一輩子,從未吃過一頓好的,我想讓他們在屬于自己的這個節日里好好享享口福。盡管在我來說清明上墳算是回到鄉里的一次踏青,盡管一路上還有看不盡的杏紅草綠,但當我們燒的那些紙錢化作一縷縷裊裊青煙在墳頭升起時,我會情不自禁地懷念父母親,回想他們的音容笑貌,回想他們的點點滴滴。這個時候,我情感中的主色調完全變成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悲傷,曾經的那些詩意早已蕩然無存了。

時光如水,花開花落,老家村前莊后的杏花年年如期盛開,每年的清明前夕,我都要在這樣一種悲傷中去給父母親上墳。

當我們跪在墳前燒著紙錢,看著爺爺奶奶和父母親的墳丘已被枯草覆蓋得難以辨認,看著不遠處大哥的黃土墳丘上也已是荒草叢生,我一下子淚流滿面。

責任編輯:王文竟
熱點新聞
推薦視頻
關注我們
精彩圖片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定西日報社 主辦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120180007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8000672號
通信地址: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
甘公網安備 62110202000008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關注我們
2014FIFA返水